美联储快速降息预期落空 20年期美国国债发行遭受海外资本冷遇

发布日期:2024-02-26 07:31    点击次数:187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在超预期的1月美国CPI与PPI数据引发美联储快速降息预期骤降后,美国国债发行随即遭到海外资本的冷遇。

2月22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发行160亿美元的20年期国债,但海外资本对此反应冷淡。

作为衡量海外需求的重要指标,由外国央行等机构通过一级交易商或经纪商参与竞标的间接竞标者(Indirect Bidders)获配比例仅为59.08%,不但创下2021年5月以来的最低值,还显著低于最近数次美国国债获配比例平均值68.2%。

受此影响,此次20年期美国国债发行的投标倍数仅有2.39,跌至2022年8月以来的最低值。相应的20年期美国国债中标利率则达到4.595%,较市场预期的发行利率4.562%高出3.3个基点,创造20年期美国国债发行以来的最大尾部利差。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海外资本对认购20年期美国国债的兴趣如此惨淡,很大程度是受到美国1月超预期CPI与PPI数据导致美联储快速降息预期落空的影响。

随着超预期的1月美国CPI与PPI数据令美联储难以快速降息,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与海外投资者纷纷迅速调整了美联储降息节奏预测。

最新的美国利率期货市场交易数据显示,当前交易员普遍预计美联储在6月首次降息的可能性为73%,低于此前的80%。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交易员开始预计2024年美联储仅仅降息三次与总计75个基点,远远低于此前他们预期的降息5次与总计125个基点。

受此影响,市场普遍预期美国国债将在更长时间维持高位运行(美债价格持续走低),令众多押注美联储快速降息而买入美国国债待涨获利的海外资本纷纷离场,不再热衷认购美国国债抢筹。

“这背后,是众多海外资本不会采取美债持有到期的投资策略,而是渴望押注美联储快速降息推动美债价格大幅上涨获利,但当美联储快速降息预期落空后,他们意识到认购新发美国国债待涨获利的胜算骤降,纷纷选择观望。”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在他看来,近期强势美元也对海外资本认购新发美债兴趣骤降产生一定的影响。截至2月22日10时,美元指数徘徊在103.93,较去年底的101.37高出不少,导致海外资本将本国货币兑换成美元的汇率成本明显增加,影响他们的新发美债认购兴趣。

记者多方了解到,相比认购新发美国国债,不少海外资本更青睐在二级市场直接买入美国各类债券,究其原因,一是同期美国机构债企业债的收益率高于美国国债,能带来更可观的回报;二是10年期、30年期美国国债,以及部分美国机构债的交易流动性更好,能满足部分海外投资机构的资产配置流动性要求。

一位国内债券投资型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引发海外资本认购新发美国国债兴趣下降的另一个原因,是操作成本较高。尽管当前中美利差倒挂幅度(10年期中美国债收益率之差)达到189个基点,令美债具备较高的投资吸引力,但在实际操作环节,QDII额度的租赁成本不低,在扣除相关QDII额度租赁与相关手续费后,境内投资者很难通过投资美国国债赚取可观的无风险利差收入。

“即便QDLP额度的租赁费用相对较低,但由于境内投资机构需与QDLP试点机构进行收益分成,实际的操作成本同样不低。”他指出。这某种程度也导致中国民间资本对认购新发美债博取利差收益的意愿有所下降。

更重要的是,随着人民币升值潜力较大,一旦未来人民币兑美元出现较大幅度升值,境内资本投资美债所获得的收益,未必能覆盖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损。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也向记者透露,目前日本投资者对认购新发美国国债的兴趣也有所下降。究其原因,一是日本或很快调整极度宽松货币政策令日元大幅升值,导致其投向美国国债的利差交易遭遇较大的汇兑损失,二是美联储将在更长时间维持高利率导致美债价格低迷,也令美债配置吸引力有所下降。何况,此次发行的20年期美国国债交易流动性低于10年期与30年期美国国债,进一步削弱海外资本认购的兴趣。

在他看来,此次20年美国国债发行的海外资本认购疲软,或许是一个“单独”案例,若要全面衡量海外资本认购美国国债意愿是否出现全面下滑,需要10年期与30年期美国国债的海外资本认购状况。

记者还获悉,目前部分海外资本之所以不愿参与认购此次20年期美国国债认购,还有另一个算盘,就是等待美联储快速降息预期进一步回落令二级市场美债出现新的抛售潮,如此美债价格进一步下跌(美债收益率相应大涨),反而给他们创造更大的二级市场抄底美债获利空间。

数据显示,当前华尔街投资机构交易员对押注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涨破4.5%的期权合约需求相当旺盛,纷纷买入押注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触及4.55%与4.6%的期权,令美债价格或面临新的下跌压力。

与此同时,截至2月13日当周,资产管理机构对美债期货的净多头头寸平仓量达到约26万份,创下2022年3月以来的单周最大值,表明更多资本正押注美国国债价格下跌(美债收益率进一步上涨),这也令海外资本纷纷等待在二级市场以更低价格抄底美国国债,而不是在一级市场认购新发美债。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