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走”的董事长 “消失”的学术会议 医药反腐刮骨疗毒

发布日期:2023-09-14 11:03    点击次数:175

  从7月份起,张哲就没有再去过之前再熟悉不过的医院,作为华南地区一家上市药企的销售代表,他对那家医院的心内科室所有医生了如指掌,连他们的生日各是哪天都不会弄混。

  “客户说了不要来,来了就是害他。”张哲说公司也不再要求他每天去医院打卡,但是要每天发定位到内部工作群,防止人被带去谈话了,公司却不知情。

  作为医药行业的购销纽带——医药代表,张哲他们正处于反腐“风暴眼”上被炙烤,而同样倍感压力的是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

  王磊所在的心内科是医院自查自纠的重点对象,虽然不是“关键人物”,但他在思考了两天之后,还是把近五年所有出去讲课、参加学术会议的讲课费、培训费全部如实上交了,“因为你不知道究竟多少才算不合规。”王磊感觉他们科主任应该比他更加煎熬。

  在这场 “史上最强”反腐风暴之中,合规压力传导到了行业的方方面面,出现了另一种忙碌景象,医药代表忙着寻找出路;医院忙着自纠自查,要求医生清退讲课费、回扣费;药企连夜召回医药代表和解决合规危机……

  此后一年,医药反腐集中整治将涤荡医药领域的产销用全链条,处在巨变之中,不变的是,打破唯利是图和商业贿赂的魔咒走向合法合规。

  医药代表称不敢去医院

  “所有跟客户有关的一堆群都被解散了,不管是会议群、沟通群还是项目群等等,就一上午的时间,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从张哲的语气中,《华夏时报》记者感受到了他内心得惊慌。

  尽管张哲强调自己从业多年了,不是没经历过反腐纠风,但这次反腐跟以前不一样。

  “之前天天被公司催着跑医院科室,现在反倒是让我们至少一个月内都不要去医院了。”张哲了解到,有竞品药企已经直接给销售人员放假了,至于何时复工还要等通知。他也计划休假一周,在家复盘和反思一下今年工作中有什么“漏洞”,怎么补救。

  医药代表是医药购销链条上的重要一环。20世纪90年代前后,跨国药企进入中国市场,也将医药代表和学术推广这一“舶来品”带入国内,同一时期,中国本土仿制药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成长,市场竞争空前激烈,而医药代表便成为药企实现突破的一个有效路径。在利益驱使下,医药代表逐渐了偏离了轨道,“带金销售”取代了合规手段进行药物学术推广。

  实际上,早在此轮反腐之前,有关部门加强药代职业规范的文件就已陆续出台,如要求药代登记备案;药代只能从事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等活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禁止药代私下与医生接触等。

  但是,有些地方医院的“禁止医药代表入内”的告示牌最后变成了流于形式。如今集中整治之下,上海、广东、四川等多地医院纷纷着手强化细化医药代表进院管理,一些药代也私下接到来自医院客户的信息,警告药代“少来、别来”。

  三甲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近日公布了对医药代表“黑名单”管理的实施办法(试行),提出要将存在八类行为的药代纳入“黑名单”管理,被纳入的药代将被取消在院开展业务活动资格。同时按照情节严重程度,相关职能部门将分别给予约谈、警告通报、限量或停用相关产品、取消供货资质、取消投标采购资质等处罚。如情节非常严重,涉嫌违法犯罪的,交由上级部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前两天刚和大家说过,这一波执行力度不同以往,建议大家暂时先观望为主,这几天先不要去医院拜访,小心枪打出头鸟。”一位药代圈圈主无奈地跟记者说,结果还是有药企代表顶风拜访,撞枪口上了,医院直接要求药企将药代开除。

  这位圈主所指的是近日发生的诺华中国“反腐”风波。市场传闻,诺华中国旗下两家公司收到了某医院发送的处理建议函,要求两家公司分别对4位涉案医药代表予以开除或调离岗位处理。消息一出即引发业界轩然大波,诺华中国赶紧发声明回应,函中提及的一位人员已于2018年从诺华离职,另一位并未被诺华聘任过。

  “现在谁还想什么趁着竞品休息的机会去抢市场,这次能安全着陆就不错了。”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很多像张哲一样的药代面临转行还是留下的抉择,他们既有对往日繁荣的不舍,也有着对未来出路的担忧。

  密集的学术会议消失了

  “原定8月11日举行的会议,今天接到通知‘因故延期’了,具体原因并没有说明,不过大家都猜测是同‘反腐’有关。”王磊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近期受邀参加的三个学术会议已经全部被通知延期。

  以往在每年七八月份,国内各种细分领域的医药学术会议非常密集,受新冠疫情影响,隐忍三年的学术会议在2023年更是出现爆发式增长,仅王磊了解到的同行中,每个医生手中至少有七八个学术会。

  而今年8月以来短短数日间,至少有10场即将举办的医药行业学术会议、论坛等宣布延期,包括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陕西医学会、广西医学会等8家举办方曾发出过相关学术会议延期的公告。

  此外,往年暑期的医疗医药领域学习班、培训班扎堆的现象也消失了,有的宣布延期了,有的干脆停办了。

  陕西、江西、山西、浙江等地的部分医院则相继发布通知,要求参加学术会议的医务人员将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的情况详细上报,包括日程、银行流水等。

  以“学术会议”之名进行利益输送是医药反腐的另一大调查重点。从以往通报的医药商业贿赂案件看,药企、销售公司通过举办学术会议,以会议赞助费、专家讲课费、培训费等方式为行贿披上“合法外衣”。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公安部、财政部等十四部门联合印发通知明确,严厉打击“捐赠”、学术活动、举办或参加会议等名义变相摊派,为非法输送利益提供平台,违规接受捐赠资助等问题。

  除了加强医疗反腐自查力度外,广东、广西、浙江等省市的医疗机构要求倒查五年,医务人员须主动清退2018年-2023年5月以来所收受的讲课费、培训费、研讨费等不合理报酬。

  “会议即使不延期,我也不打算去,这种敏感时期不适合 ‘抛头露面’了。”王磊告诉记者,几个外院同行医生也抱有同他一样的想法,去年他们还曾经在上海的一个学术会议上相遇。

  王磊所在的医院也正在开展自查自纠,如果进展不顺利,就要开始查药代监控、拉医生开药数据。他也不清楚哪些会议合规不合规,为了保险就把所有的讲课费都上交了。

  在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看来,医生参加学术会议本身无可厚非,但务必强化对医药学术会议的监督。合规的学术活动从来都不是反腐纠风行动的治理对象,公开透明的学术会议回归学术本位的同时,也让医生回归看病本位。

  药企从未如此重视合规

  曹怀宇是秦希燕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这两天他的电话来电数量猛增,每天至少有一二十个电话,都是药企咨询有关合规的问题。而媒体报道,国内一知名律所几乎集体出动去给药企讲合规,日程已经排到两周后了。

  “市场部现在已经不做市场了,变成了合规部、企宣部、法务部……”一家上市药企的市场部工作人员在朋友圈抱怨。而有些药企产品全部销路在院内市场,则干脆让市场部放假,先不做市场了。

  “感觉药企对合规从来没有如此重视过。”曹怀宇说,这背后是有原因的。

  长期以来,医药企业一般将行贿“甩锅”给医药代表,以保证公司层面上所谓的“合规”。 甚至有药企强行要求销售代表签署承诺书:在履职期间如发生任何行贿行为,个人承担全部责任(包括刑事责任),并接受公司依据相关管理制度作出的全部处理。医药代表为了要完成公司下达的销售指标和实现高收入,往往不得不铤而走险,导致行贿受贿屡禁不止。

  7月初,因涉嫌行贿罪,卫宁健康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周炜被茂名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并实施留置措施。7月30日,赛伦生物实控人之一、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范志和因涉嫌职务犯罪被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实施留置并立案调查。

  之后,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刊发《深度关注 | 精准惩治单位行贿》一文,矛头直指医药行业的单位行贿问题。文章提到,杭州市上城区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周晖认为:“只要行贿行为单位领导班子知情并默许,行贿所谋取的利益,即使行贿资金由个人垫付,也应认定是单位行贿。”

  在市场和监管各方压力之下,截至8月9日,已经有超过20家上市医药企业就反腐发声。大部分药企强调,公司一直合规经营,反腐对公司影响较小。也有药企指出,医疗反腐是行业回归正常秩序的必经过程,有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

  另外,合规也在影响药企的IPO进程。近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北京证券交易所同时针对医药IPO销售推广,向中介机构提出四大核查要点。IPO企业的新受理企业数量及上会企业数量出现下降。截至8月9日,沪深交易所合计12家医药公司终止 IPO,包括沪市主板 2家,科创板4家,创业板6家。而这些企业在被问询的过程中,都重点提及了销售费用的问题。

  据已通报的医药商业贿赂案件,一些医疗腐败案件之所以能够被查办,一些竞品药企的互相举报起了关键作用。近期已经有北京、福建、海南、山西等多地卫健委公布举报电话,推进医药领域腐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

  在海南省卫健委发布的举报电话通知中,举报对象包括全省各级各类医药领域具有许可审批审核权限的行政单位,公立医疗卫生机构及社会办非营利性医疗卫生机构,接受医药领域行政部门管理指导的社会组织,医药企业(药品试剂、设备器械、医用耗材等厂家)以及与之相关联的经销商、医药代表等。

  华泰证券研报认为,医药反腐对医药行业的影响极其有限。上市药企合规标准较高,风险不大。医药行业历史上经历过大小多轮反腐,国内的大型制药企业和上市企业已数次提升过自身的合规标准,绝大部分公司的合规标准和合规成本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医药反腐集中整治为期一年,对于药企而言,合规拷问才刚刚开始。据统计,在医疗保健板块里,去年“销售费用”绝对值在10亿元以上的共有87家上市公司。

  医疗反腐的推行时刻,销售费用高企的医药企业面临着更大的合规风险。在曹怀宇看来,药企合规不能一蹴而就,反腐来了就重视,反腐过去了就扔一边。实际上,很多企业虽然建立了合规体系,但是只流于形式,无法实现有效的合规管理。



相关资讯